盗墓笔记重启三东南亚探险第二章哑巴村

大雨过后的缅甸,湿度大得惊人,路非常泥泞,但是黑瞎子知道,有路就应该感谢。

这场大雨意味着雨季马上就要到了,之后的一个月,这样的雨可能会连续,丝毫不会中断。

阳光非常好,从密林中透下来,到处都是小小的彩虹。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眼睛有问题,才能看的到。

司机是一个13岁的小女孩,一边嚼着什么东西,一边开车。 应该是没有驾照,黑瞎子心想,小女孩似乎不是很喜欢他,几乎没有正眼看他。

车是一辆越野皮卡,他干儿子的车,干儿子是个四川人,陈皮阿四倒台之后,来缅甸做生意,做的风生水起,也不知道是卖什么赚了很多钱。这一次如果不是他,自己应该进不来这个地方。

这个小女孩虽然皮肤黝黑,但是出奇的漂亮,黑瞎子抱胸靠在副驾上,多看了几眼。

该不是干儿子的女儿吧,那岂不是自己的干孙女了,这干孙女要长成这样,自己可得看好了,再过五年六年,苏万这小子就该下手了。其实苏万是个不错的男孩子,不过这女孩子的样子,不是好惹的。 小女孩发现黑瞎子在看自己,朝车窗外吐了一口痰,翻了个白眼。

黑瞎子不去看她,去看窗外。他要去的地方,是缅甸一个非常特别的村子,位于缅甸密林深处,位置已经很深了,之前是地方武装游击的地方,这个村子很奇怪,全村人,都是哑巴。

村子里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传说,传说村里人能听懂雷声讲话,为了避免上天的秘密泄露出去,所有的孩子,在听到第一声雷声之后,都会忽然变哑。

和一般的小村子奇怪的传说不同,这个村子人口非常多,是一个很大的村子,但确确实实,所有的人,都是哑巴。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一件事情,按道理,至少应该有一些特例,但没有。无一例外!

正好黑眼镜缺钱,正好吴家二叔心急火燎地在查这个事情,正好自己有干儿子在这里,正好自己开始想念在东南亚混的日子了,于是就来了。

这个村子虽然都是哑巴,但民风彪悍,几乎人人配枪,他干儿子想了半天,派出了这个13岁的小女孩带他去,说没有这个小女孩搞不定的事情。

这么说来,这个小女孩子应该不是自己的干孙女,否则不会在当地那么嚣张。黑眼镜摸了摸下巴,看到小女孩又翻了白眼,有一些挫败,索性集中精力思考村子的事情。

雷声,上天的秘密,变哑,和吴邪查的事情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是吴邪是在福建,这里是缅甸。听雷这件事情,难道是普世性,各地都有不同的人发现并且形成了不同的文化么?如果是这样的话,吴二白应该再给20%的加价才行。

忽然一个刹车,车急停,黑眼镜差点撞到前挡风玻璃,他用手一撑回神,就发现前面出现了一座吊桥。

吊桥在极其茂盛的热带灌木里,如果不是他眼睛对于黑暗中的东西非常敏感,非常难以看见。那哑巴村,就在吊桥的另一边,如果刹车不及时,就会冲下去,吊桥下应该是一处山体缝隙。这里没有救援,车下去就废了。

黑眼睛看了一眼小女孩,小女孩让他下车,他背上行李下去,吸了口湿气,刚想回头逗一下小女孩子,车满速倒车,扬长而去,溅起的巨大的泥浪,喷了他一身。

“妈的。”黑眼镜就笑,拍了拍身上,就走进灌木丛,走上了吊桥。在吊桥上,有很多牌子,英文的,缅甸的,中文的,日文的,韩文的,都是一个意思:附近是雷区,不要走出泥巴路。

这里武装冲突了几十年,到处都是地雷,黑眼镜有些意外,这么多文字,这里应该会来一些观光客。现在观光客非常厉害,哪里危险去哪里。

没有任何看守,村子里有节奏地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,很有规律,不是人在说话。黑瞎子想了想,哑巴村,应该不是人声。他往吊桥的另一头走去,那边能看到一棵参天大树。

很快他就越过了大树,进入了村子里,村口有一个村民,穿着当地的传统服装,只是手里有一柄AK47,在那里抽烟。他非常漠然地看着黑眼镜,黑眼镜打了个招呼。对方毫无反应。

一开始他还以为村子里和打工村一样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孩子,但转过村口的一件吊脚楼,就立即出现了生活气息,晾的衣服,晒的鱼干,挂在每一户的门口。有妇女在他面前走过,好奇地看着他。那奇怪的声音来自于村子的广场。

他非常高,比这里的人要高很多,非常扎眼。同时他几乎立即就看到,在村子的广场上,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。很多人聚集。那些声音似乎是这些人发出的。

原来也不是什么声音都不能发出,他心想。

他在东南亚混过很长时间,看到广场边上树上挂的一些布匹,立即就意识到,村里在进行一场葬礼。几乎是同时,天上的乌云又开始聚集起来,似乎要下大雨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雷响,天空闪过了一道闪电,而村里人此时忽然全部都抬起头,看着天上。

那是非常诡异的一个状态,几乎是瞬间,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,抬头看着乌云。似乎一下子整个时空都停滞了。

他顺手抬起手机,拍了一张照片,手机带着卫星传送外设,现在GPS几乎没有死角了,他把照片顺手发给了吴家二叔。几乎是同时,他发现在自己拍的照片里,拍到了在一边一个民宅的房顶上,有一个人,穿着掩护用的茅草伪装,不知道在干嘛。

伏地魔么?黑瞎子心想。

黑眼镜想走过去,立即被一边的一个村民拦住了,黑眼镜举起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,还拿出了钞票,示意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,但对方非常坚决,直接推攘/rǎng/他,让他靠后。因为这村民手里也是AK47,所以黑瞎子决定装怂。

他做了一个特别友好的手势,然后绕过了村民,到了一边吊脚楼的后面,看四下无人,直接也翻上了房顶。慢慢地,摸到了那个伏地魔的边上。

他看着那个人,是个女的,正端着一个DV,聚精会神地拍着下面的仪式。是个中国人,山西人?看人种学,应该是山西那边的基因,看样子是个游客。他看了一会儿,那女的根本没有发现他,他也聚精会神地看起广场来。

广场上的一幕,非常惊人,在广场的中央,摆放着六七具尸体,地上到处都是血,有一个穿着祭祀服饰模样的老妇,似乎正给尸体切开头皮。其他人,都看着天上的乌云,似乎在等待第二道雷声。

这个时候,那女的才忽然意识到边上多了个人,转头一看,直接吓得跳起来,一下从房顶上摔了下去。

这一下,所有广场上的人,都转过头来,同时看着他们两个,黑瞎子站起来,对下面的女的道:“快道歉,否则就是外交事件了。”

那女的爬起来,撒腿就跑,一溜烟,跑进村子的巷子里,没影了,黑眼镜楞了一下,就看到几个壮年男子已经开始冲过来了,手里都端着自动步枪。

黑眼镜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跳到了另外一幢吊脚楼的茅草顶上,然后直接翻身下去,追着那女孩子也跑了过去。他的速度非常快,听着那女孩的脚步声,跟着她的路线追了上去。

他对村子完全不了解,如果要逃跑,当然是跟着前人比较靠谱。转了一个弯,一下就看到那女孩冲进了一间吊脚楼里。黑眼镜直接就加速,跟了进去,才进去,就直接看到一个大汉赤膊上身,在剃胡子,那女子飞也似地上了吊脚楼的二楼。剩下黑瞎子和那个大汉互相对眼看着。

黑瞎子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纳闷,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大汉已经默默地把边上的T恤拉到了自己胸口,遮住了胸毛。

“哥们,干么四?”那大汉一口南京话,也是个中国人,“你也是游客?雨季了,你来了一个月出不去,你导游是不是忽悠你的。”

“刚才那个女的,好像惹祸了。”黑眼镜指了指二楼,“我有事要和她聊。”说着他就往二楼走去,那大汉立即T恤落地,挡在了楼梯口。

“我妹妹惹事了?你是要找我妹妹麻烦,我看是你惹事了。”说着一把抓住了黑眼镜的领子。

黑眼镜一下弹了对方的肚脐眼一下,对方娇羞的一个“哎呦”,就松了手,黑眼镜就想立即翻上二楼,就在这个瞬间,他眼角的余光撇到窗外火光一闪,一下抱住那个大汉,往边上一滚。

几乎是同时,几个当地青年冲进屋子,对着屋子里就是一阵扫射。

AK47的声音非常大,威力惊人,瞬间他们刚才站的地方,被打得稀烂。打完之后,为首的一个青年立即朝天花板放枪,把子弹全部打完。

吊脚楼的地板和天花板都是柱子和木板,直接打的全是窟窿,黑眼镜听到楼上的惊呼,心说完了,这还不打死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