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墓笔记重启三东南亚探险第九章雷城仙物

这句话我非常熟悉,当时在十一仓的底部,我看到三叔给我——或者是后来人留的提示。就是这一句话。

所谓雷城,传说是雷祖,即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,或称九天应元雷声普化真王,居住的地方。

在道教中,唐代雷州刺史陈文玉,后世奉为雷祖,陈文玉是隋朝南海角少数民族聚集部落的一个猎人孩子,猎人的名字叫陈槱,于丛棘中得一巨卵。雷雨至而卵开,里面就是陈文玉。后来陈文玉成为了雷州刺史,晚年成仙,成为历史上唯一有记录的雷祖。

雷祖是雷部最高神,也是在中国神话里,极其精确的“司杀”神。

在南海王墓中的地图,显示了雷声中含有某种信息,指向了雷城所在,但是这里的雷城我觉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,真正的雷城,而是当时人从雷声中得到信息,以为这张地图指向的地方,是雷祖仙城。

而雷是道家成仙的关键,所以方士都认为那是仙境,是成仙的捷径,从而趋之若鹜。

而巧合的是,陈文锦和陈文玉两个名字,非常相似,而三叔当年在山中听雷的时候,陈文锦也在其中。对于我来说,杨大广家对于雷声的渊源,陈文锦这个陈家背后,是否和传说中陈文玉有所关联,还是单纯巧合,都已经是不可能解开的谜团。

但如果单纯理解,则雷声中出现的信息,和神话未必有关系。硬要把雷城和神话扯上关系,是后人的牵强附会。

三叔所谓的平一切遗憾,和雷祖司杀也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神婆的女儿在监控中的嘴型,一共是十句话,其实信息量已经非常充足,其中只有一句话很难辩读,其他的,最后黑瞎子都辩读了出来。

我把这九句话的信息,都写在下面:

1,去了雷城可以平一切遗憾。
2,你妈妈在那里等你。
3,去雷城的人,其实是上天选的,并不是你自发的想法,只是你不知道。
4,只有有巨大遗憾的人,才能感受到雷声的信息。
5,从雷城回来的人,已经不是人,而是仙物。
6,仙物并不是神仙,是另外一种东西。
7,它是去雷城的人,希望死去的人回归,而产生的东西。
8,仙物不能离开雷城,否则会害人。
9,你妈妈想把那个东西带回到雷城去,但那个东西没有离开。

我摸着下巴,按照这么说,那么这个不是鬼,不是妖怪的东西,其实是个“仙物”。

仙物不是一个神仙,那是什么呢?
按照这些话,那神婆女儿和神婆本人,都通过这种灰飞烟灭的方式,到了雷城中去了。
故事应该是这样的,在辽东发现的那具古代女尸,应该去过雷城,并且从雷城,带回过一个仙物。

这个女子,应该有极大的遗憾,在某一天忽然接受到了上头的信号之类,然后也不是自己的自愿,而是潜移默化的,就到达了雷城。那个遗憾应该是一个失去的亲人。于是女子在雷城平一切遗憾,将这个失去的亲人召回,但是召回的东西,按照出马仙说的,就不是人,而是仙物。

但是她不应该把这个仙物,带出雷城,但世间总有这样的事情,她将这个东西带出了雷城。之后这个仙物就开始害人。最终女子也横死,而可能是因为女子死前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,所以用一面青铜镜,把女子的面部封了起来。(这是我瞎编的。)

与此同时,那个仙物应该也和这个女子一起被下葬。困在了女尸身上。那东西是无形的,看不见的。

伐木工发现了女尸,在偷窃陪葬品的时候,仙物就对他们实施了影响了,于是他们找神婆,出马仙就告诉神婆,仙物的事情,然后神婆杀了所有的伐木工施法,打算摆那个鱼尸阵,在某个方位,将仙物送回去。

神婆和出马仙逼出了那个仙物,仙物就在神婆的背上,被神婆带到天台上。然后神婆瞬间被“某种闪电”烧成了碳,而整个房子也着火了。

但是仙物并没有回去,这个计划失败了,神婆的牺牲也白费了。

这个就是整个故事的大概真相,里面有细节不清楚,我大可以用极其恐怖的文字去渲染这个故事,因为这个故事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。但我觉得只是记录一下,大可不必。

但是这里就有了一个疑问,为什么出马仙会让神婆的女儿也去雷城。

这里我就有了一个推测,首先,到底有没有出马仙。

按照我的认知,这类神婆,很多只是拥有相当知识的风水先生,她不需要出马仙,自己就可以从女尸的情况推断出来,雷城和仙物的这些情况。她一样可以做鱼尸阵,把仙物送回去。

那么,就没有出马仙。

那么回到神婆女儿身上的出马仙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会不会,是那个仙物?
让那个神婆女儿直接把眼珠子翻出来看人,肢体扭曲的那股意识,是不是就是从雷城出来的那个东西。

那么,它是把神婆的女儿灭口了么?也就是说,它在神婆女儿的身上,黑瞎子到来,让它产生了灭口的动因。

这个猜测后来在黑瞎子身上得到了验证,因为黑瞎子从东北回来之后,就开始发现,自己的脖子上,骑了什么东西。那东西是一种奇怪的力量,让他继续无法抬头,只能看着自己的脚。同时眼睛也开始极度恶化。

那个仙物,最终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但是”解雨臣说道:“这一次,那东西遇到了硬骨头。”

这黑瞎子如何免于神婆和神婆女儿的结局,和这非人非鬼的东西搏斗,最终获得了胜利。是另外一个故事了,这个故事和一个高个子的“活神仙”有关,在这里不不方便多做展开,但当时最后的结果,是那个仙物忽然不见了,并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我们重新回到缅甸的丛林里,这黑瞎子当年摆脱所谓的仙物,后来他认为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之后。他在哑巴村遇到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女子,这个女孩的年纪,和当年他从火场中救出来的小女孩,算起来长到现在差不多。

他看到了这个女子身后,有他当年在和神婆女儿出马的时候,看到的奇怪东西。

这勾起了他的回忆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他心里想,看着那个东西,那东西盘踞在女孩的咽喉处,黑瞎子就笑,“这一次要分个高下了。”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