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墓笔记重启三东南亚探险第一章再见小花

我和解雨臣在攀岩馆,最近颈椎不太好。可能是铺子盘点,做账做的,他来杭州的时候,给我捏了一下,手法甚是熟练,说已经病入膏肓,应该做攀岩锻炼,每天两个小时,也许还能一救。

他身材挺拔,状态尤其地好,我实在羡慕,我觉得我实在是普罗大众,普通人中的普通人,就是会老去,磨损,颈椎前倾,头发也一定会有一天出现问题。
但是解雨臣似乎还年轻了一点。

第一次室内攀岩,我还是有基础的,但他爬的路线是顶级难度吧,很快被聚众围观,我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在角落里,爬上爬下了三十多次,颈椎终于有些放松。

我下来坐下喝水的时候,他就在最难的路线,反直角岩——就是岩石是凸出来的地方,单臂悬空挂着,开始接电话。

我如果这么接电话,手应该挂在上面,人已经下来了,然后我的手臂动脉应该在飙血。但是他还能聚精会神地打电话。打完电话之后,他直接放手,就顺着保护绳荡下来,速降落地,单手解开安全扣,然后朝我招手。

我把功能饮料丢给他,他喝了一口,拉着我就往外走:“说是马上暴雨,要堵车,让我们早点到吃饭的地方。”

每次北京的哥们到杭州,或者我们到北京,都要有聚餐,黎簇说这是我们老了的象征。每每他这么说,我心里都挺后悔当年没有撕票。

果然上路即暴雨,一路磕磕碰碰到了酒店包厢,坐定下来,白昊天刘丧他们都来了,黎簇、苏万、杨好三个人在楼下抽烟,阿透也到了。胖子电话订KTV,王盟载着小哥还有黑瞎子还堵住路上。坎肩还在远方,让我连视频给他,让他向各位问好。

我们几个坐沙发上瞎聊天,胖子就道:“小哥的粉丝来了,吴邪你的粉丝也来了,花儿爷的粉丝也来了。”

阿透点了根烟:“我可不是他粉丝。”
“我没说是你,你自己对号入座的。”胖子道,“你看你,你脸红什么,你那两个大花臂纹了给谁看的?这儿不能抽烟。”
阿透看着胖子,吐了口烟圈:“店我姐们儿开的。”

胖子听完,立即也点起一根烟,白昊天立即道:“小三爷肺不好,你们注意二手烟,你看三小只都下去抽烟了,你们就不能和晚辈多学一下。小三爷,我们出去不要呆这儿。小哥来了把你们烟都插你们鼻孔里。”

胖子勾住我肩膀:“别把你小三爷说的和怀孕似的。”说着看我,“你昨天是不是偷偷抽了一根。”

昨天我熬夜搞账本,是抽了一根,白昊天就气鼓鼓地看着我,我看着她:“离偶像的作品近一点,离偶像的生活远一点。”

这个时候,刘丧忽然就道:“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怎么黑爷没有粉丝。有的话我们凑一桌子麻将。”
“有的啊,苏万啊。”我说道。刘丧摇头:“苏万是徒弟。粉丝是我们这样的。”他和白昊天对视了一眼,白昊天没理他。

我摸了摸下巴,也是,黑瞎子一直独来独往,从来没见他有什么追随者。

但是黑瞎子身上没有孤独感,仿佛他就是孤独本身。同时也是怡然自得本身。

“有的。”小花忽然说道,他把阿透的烟摘下来,掐掉,然后伸手给胖子。
胖子无奈,只能把烟给他。
“他有粉丝,不抽烟,我就把他的丑事告诉你们。”

胖子问道:“男粉女粉?”
小花道:“当然是女粉,他会有男粉么?”

胖子点头,和阿透同时把烟掏了出来,放到了茶几上,“你说吧。”

小花看了看手表:“我们得迅速说完,他来了,肯定不让我说。这还得从吴邪,你听雷的那件事情说起。这事说起来,还有点小悲剧。”

Leave a Reply